冲动

By Rui

第一次有了强烈的意愿,想打开电脑写点什么。人是情感动物,被强烈的意愿驱使而向前走。

当我第一次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我就走上了不归路。 我做什么都得有个方向,有个目标。反过来,有了点意愿,我就一定要做。本来走的好好的,因为有了停下的意愿,就放下了手中的事情。

也许这种随性,反而成为我性格中的弱点。我没法好好把一件事做完。我曾经引以为豪的审美,我欣赏一切不足、残缺或是画蛇添足、过犹不及。

而我现在渴望解脱了,却没法从自己的审美,或是自己的价值观中挣脱出来。我时常觉得心里累,而这双束缚的手就是价值观。
如果这样的审美等同于自行毁灭,那我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。有没有什么方法,可以把审美和自身分离开来,也就是说,这样子看世界,却不在自己身上实践。

我想我也曾经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,当时没有答案现在也没有。
绝望是痛苦的,但是我的审美又隐藏在中间,所以对绝望讨厌不起来。而导致绝望的原因却是空虚和乏味的。

有的时候,多希望前方有盏指路明灯啊!